焦 点 新 闻
中国创新的黄金时段
  发表时间:2014-10-23 

QQ图片20141023102128

冯泽威(Von Zedtwitz)教授说,当他预想中国创新的锦绣前程时,他不禁感到振奋。

 

“如果中国的研发能够与西方势均力敌,中国就一定会有突破性的进展。”

冯泽威教授,一位久居中国的研发专家、瑞士的研究人员认为中国的科学家能够在几十年内迅速推动全世界向未来发展。

冯泽威教授是全球研发管理研究中心的董事总经理。全球研发管理研究中心作为一个研发中心,也是一个智库,在上海也设有分部。冯泽威教授认为癌症的治疗和全球变暖的问题将会很快被解决,超出现在很多人的预想。他说,如果全中国都有跟美国同水平的研发能力,那么中国在科学上将会有大量的新兴突破,以至于全世界在未来的200年内都将进入涡轮驱动。

44岁的瑞士籍冯泽威教授在他位于同济大学的办公室里接受采访,这是上海顶尖的学府之一。

他相信如果中国的研发能与西方国家达到相同规模,一定会有突破性发展。目前,在中国,每一百万人口只有900位工程师,而相比之下,美国有4500位工程师,芬兰则有7400位,被认为是世界之最。中国培育了数百万的工程师,所以冯泽威教授认为中国在2025年与2030年之间将有美国50%的能力,而到2065年可直接与美国同场竞技。

“人们花了超过200年的时间,用相对较少的资源,完成了从蒸汽机到平板电视的发展。

“中国13亿人口中数以百万计的工程师将推动全世界的发展,从平板电视到迄今为止科学家们遥不可及的未来。

“中国尤其关注的领域可能会最先有突破性发展。癌症的治疗会是一个首要任务,因为中国的癌症发病率不断攀升。可能还会有新的糖尿病药物,糖尿病是另一个健康问题。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解决环境问题也能成为一个重点,正如交通运输和医疗保健。

冯泽威教授认为这种程度的集中性努力可能会再现20世纪的重大进步,比如二战期间的曼哈顿计划,最终导致了1945年日本核爆炸以及1969年美国首次登月。

“说起曼哈顿计划,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科学家们集中到一起,只为了推动这一项核技术。我想,如果不是这样集中的努力,这一项技术有可能需要花费40到50年,而不是四五年的时间。

“而把一个人放到月球上去,这对于苏联人来说是一个挑战。这也是非常紧凑的。到目前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能完成这项技术的国家。”

冯泽威教授的双亲都是德国人,他本人出生于瑞士并且在那里长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他去往日本京都一个原子核物理研究所工作前,他获得了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计算机硕士学位,这是一个全球顶尖的理工学府。

之后,他去了瑞士圣加伦大学进修了技术管理的MBA和博士,并且在哈佛大学做了一段时间的博士后研究员。

29岁时,他已经成为了瑞士国籍管理发展中心最年轻的教授之一,这是一个欧洲的顶尖商学院,并且地理环境优美,可以俯瞰日内瓦河。

“大多数人都打算一辈子待在这里,但我厌倦了,并且想要寻求一点更刺激的。我获得了一个去加利福尼亚一所商学院和去清华大学的机会。”

“那是在2002年,而且当时也没有很多人去过中国或者在中国工作过,所以我选择了这条路。”

在清华待了五年之后,他去了一个普华永道下属专门从事研发的管理咨询公司。

这份工作促使了他设立Glorad(全球研发管理研究中心),设有多个分部,包括圣加伦大学、莫斯科Skolkovo科技学院以及同济大学。同时他在同济大学也担任客座教授一职。

纵使存在潜力,冯泽威认为中国仍然处于发展科研基地的初级阶段。

他指出,中国在专利数量上落后于其他亚洲国家。每一百万人口中,申请专利的人只有396人,而日本有2250人,韩国则有2962人。

“我想说的是,就创新曲线来说,中国现在就像日本在1970年左右的情况。”

现在,每个人都关注侵犯知识产权和山寨文化。许多国家都已经经历过这些阶段。使这些行为减退,并让人们发现自主创新和专利保护的好处远大于复制和模仿,要完成这两项任务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冯泽威说中国的一个问题就是过去几十年内快速的经济发展速度,这成为了创新的一个阻碍。

“投资于研究和发展的重点是想出更好的产品,但为什么你的销售已经很强劲的情况下还需要这么做呢?在中国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更快的复制和为市场提供更多相同的产品。”

有一些评论认为中国的研发团队比起他们在西方的同行更弱一些,但冯泽威对此有所保留,因为他认为中国的教育系统无法产生原创思想家。

“实际上,我认为大部分在实验室工作的中国人比他们西方的同事更专注。在德国或者瑞士,‘朝九晚五’的心态更为普遍。我认为在中国有更多地承诺和个人的努力。

“我们很难做出全面的判断,但是在某些领域,中国人是非常出色的。在自然科学领域,比如化学、物理和医药,中国人发表的论文、专著等比任何人都多。所以,他们其实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说,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常常被夸大。

冯泽威教授认为,在任何一个系统里都几乎不可能获得完全的完整的保密。

“中国的公司会雇佣从飞利浦过来的人,飞利浦则会雇佣从西门子过来的人。所以说是没有真正的秘密的。保密条款是几乎不可能实施的。”

许多人希望中国企业能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能够通过大肆购买来获得欧洲和美国的科技。

“当你通过购买一家公司所持的专利和许可证来收购该公司,你还需要一些员工作为收购的一部分。我认为中国企业仅仅购买技术是比较少见的。”

冯泽威说迄今为止,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最好的途径是进入合资企业的轨道。

“由于一些当地的条款,交易的一部分就是外国企业在华投资。”

然而,他相信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黄金时间,因为中国正在陆续创新中。

“有些人会认为我们已经发明了所有简单的东西,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一定更加难。我希望他们是错的。”

他说,如果中国要成为一个技术大国,那么就要在过去的伟人的基础上不断发展。

“一些我们现在正在使用的基础性的技术基本上都是在18世纪或者19世纪发明的。我们给予那个时代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和化学家们太少的荣誉和赞扬。”

“今天很少人能够理解牛顿在三个世纪以前提出的高等数学。达到这类水平不仅仅是中国的挑战,而是每一个人的挑战。”